关于死亡

这几天,家里忙着处理叔公的丧事,我感觉自己和他们家不是很亲,只要参加葬礼就好了。

当然,去的当天亲戚们没有给我好脸色看。

除去途中台湾牧师的一大通的基督教入教传销宣传之外,其实还是很顺利的。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人可以就这么走了,当我看到叔公的遗体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好黄,不知道是死后处理变成这样的,还是死人都是这样的,我记得我爷爷死的时候好像也是如此。我从出生到现在,大致经历了三次葬礼,爷爷,二姨和叔公。我在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连续经历了两次的死别,幼儿园之前经历了一次生离。所以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有一种看穿人生的局外人的心态,让我久久不能原谅这个世界,不能原谅爷爷的不治身亡。很长一段时间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了怀疑,并且励志不变成医生这样的人,尽管我后来发现日本的医生很难考。

既然死亡无法避免,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不平事,那么就让我尽我所能改变现状,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历与自己一样的苦难这才值得自己自豪。整日感慨社会的世态炎凉,并不能改变这个社会,反而会产生为什么要把自己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荒谬结论。如果世界原本就是那么的完美,那么顺利,那么我们的人生又有什么好经历的呢?只是不断地奇迹,最后奇迹本身变得平常无味。甚至连存在本身都无法察觉了吧。

第二件让我感觉到惊讶的事情是,自己虽然学了中文和日语,但在此之前,自己是一个故乡的魂。和亲戚在一起让我产生了安全感,回到了故乡的感觉,心灵上的些许平静。这和台湾人在一起聊天时产生的共鸣很相似,不知道为什么和北方人还有内陆地区的人聊天产生不了这样的火花和感触。